九四七_

主腐向 墙头满天下

[白苏]合欢(完)

超级棒啊qwq

朝如青丝:


王富贵x清瞳的cp叫什么呢……先叫贵瞳吧。贵瞳戏份少就不打tag啦。




4


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欢都落兰时白月初瞬间确定了凶手。


“是你!”


对所有迷药免疫的白月初毕竟不能对抗南国出品的蛊虫。


说不定他肚子里现在有两条了。


“姓白的,你不觉得你应该乖一点么~”欢都落兰提起昏迷的涂山苏苏。


被捆成半截毛毛虫的白月初叹气,“我都破例提前告诉你平丘月初转世的身份了,你还要怎样?”


欢都落兰瞬间黑脸,“姓白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劫过我的小月初的棒棒糖!”


忘了说平丘月初至今还是个小孩。


“我有小蠢货还抢他一个小屁孩的东西干嘛!”白月初指着涂山苏苏吼道。


欢都落兰盯着他突然挣出来的手几秒,摇了摇紫金铃,白月初瞬间瘫在地上。


最终结果:白月初和涂山苏苏被关在布满瘴气的山洞里。


也不知道这位南国公主用了什么手段,他居然什么法力都使不出来,只能当具躺尸。


等涂山苏苏醒来的时候,白月初觉得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道士哥哥你怎么了?”涂山苏苏小心地戳了戳白月初的脸,眼里顿时蓄满了眼泪。


白月初觉得,自己要是什么话不说,她真能哭出来。于是他放低声音安慰:“小蠢货,你先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对。”


涂山苏苏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旋即听话地检查起自身,体内妖力流转没有丝毫阻碍,白月初更觉得奇怪:欢都落兰难道不知道小蠢货的力量有多强?


他盯着涂山苏苏好一会儿,小家伙神情迷惑地摸了把脸,突然灵光一闪似的解开绳子,于是无法动弹的白月初在地上滚了好几遭。


不,小蠢货不可能有玩弄他的智商。


白月初晕过去之前想。


他不知道同时晕过去的还有涂山苏苏,但她不像他结实地摔在地上,圆瞳再次睁开不复先前的担忧迷糊,尽管成长许多但大多时候仍然是看起来笨拙的小女孩的涂山苏苏好像一瞬间就长大了。


是长大了的涂山苏苏,而不是涂山红红。


涂山苏苏轻易就砸出了一个缺口,抱着白月初跃空离开。


她不知道他们离开后又出现了几个人影。


“你做的很好。”


欢都落兰冷哼了一声,神色间却不冷傲。


绿发的涂山二当家似是随口称赞了句,反倒是角落里的清瞳打了个寒颤。


作为寒气的源头的涂山雅雅微微收敛妖力,凝神看着巨大的温度计模样的法宝——血红的线停留在99的数字上,始终没有到达顶端。


现在看来,竟然是苏苏的问题吗……


5


白月初眼中的涂山苏苏是什么样子呢?


是个心无城府偶尔爆发点小聪明,性情看起来软弱却又坚强得涂山雅雅有时都只能妥协,老是忘记如今妖力十分强大的事实,出了事第一反应还是抱着他泪眼汪汪地说“好可怕道士哥哥救我”的小蠢货。


因此得出涂山苏苏带着他脱困的结论的白月初瞪大眼睛盯着昏睡过去的小蠢货,心中五味陈杂。


某种程度上讲妖力可以代替五感的妖怪被这样盯久了也是有感应的。涂山苏苏揉了揉眼睛,从衣兜里掏出棒棒糖举到白月初嘴边:“道士哥哥,你是不是饿了?”


白月初:ˉ﹃ˉ


也许是身体变成女孩子的缘故,他对食物基本为零的抵抗力一降再降,等到反应过来,妖馨斋出品的棒棒糖他已经吃掉了大半。


算了。


看着涂山苏苏眼下醒目的黑眼圈,还有她一反常态警惕地防卫未知的危险的模样,白月初就什么都不想问了。


风卷残云地填满五脏庙后,白月初让涂山苏苏去休息。


“有我在,你还有什么好怕的?”白月初揉了揉她耷拉下来的毛茸茸的耳朵,下一秒涂山苏苏就脸蛋爆红小心翼翼地摸着耳朵缩成一团。


不还是那个小蠢货么。


白月初脸上浮现出类似涂山容容的微笑。


以后超市打折日再出任务的话就让她上吧,他可以去买东西了ヽ(•̀ω•́ )ゝ


然而在他们的单身任务(类似于结婚前夜的单身party)里,白月初一棍单挑涂山苏苏半只手就能解决的黑狐喽啰,半点没有给准新娘直面黑狐的机会。


比起最初吼着“小蠢货可是我的童养媳”扔了一地鸡肉卷的小正太向某只小白脸爆发的占有欲和不明不白的心思,白月初不知不觉间就把涂山苏苏保护得严严实实不再给任何人威胁小蠢货生命安全的机会。


这一点所有人/妖都比当事人更早地认识到。


噗通噗通


噗通噗通


涂山苏苏闭紧眼睛,偏偏脑子里一团乱麻迟迟无法入睡,两只耳朵抖啊抖,看得白月初忍俊不禁。


“小蠢货,你是不是不想嫁给我?”


噗通噗通


她听到风穿过林子的声音,远处流水潺潺,运转妖力,甚至能“听”到月光一点点渗透人间的声音。


道士哥哥的这句话尽管声音不大,她也听得很清楚。


昔年她一心一意要做强大的狐妖,鼓足勇气反对婚约却被姐姐一句“谁管你”打入谷底,最后为她出头,问她到底要不要逃走并且帮她逃走的却是她的道士哥哥,原本接受了婚事的白月初。


她想,经历了这么多事,她是喜欢道士哥哥的,是想成为道士哥哥的新娘的那种喜欢。


然而婚期越近,她脑子里又兴起了逃跑的念头。


她想,如果道士哥哥没有她想的那样喜欢她该怎么办,如果有一天道士哥哥嫌弃她蠢怎么办,如果她不能当好妻子该怎么办……


涂山苏苏忽地坐起来,Duang地撞上白月初的下巴,捂着额头鼓起的大包条件反射地呼痛。


“小蠢货!快让我看看!”白月初掰开她的手,原本还有几分好笑的神情在看到她头上红肿的突起时都化作了焦急。


他甚至没有在意自己下巴传来的隐痛。


那双眼里只有她的映像。


涂山苏苏吸了吸鼻子,努力把几乎要冲出眼眶的生理泪水都憋回去,仍然泛着水光的圆眼眯成两条缝,“我不疼……对不起,道士哥哥……”


等她磕磕绊绊地说完这段时间纠结的心理,白月初什么脾气都没了。


也是他不对,没想过小蠢货也会有婚前恐惧症。


反正婚都逃了,之后再开解吧。现在更重要的是——


“那快把解药拿出来吧,”白月初看她迷惑的样子,心里陡然升起不安,“或者把我们变回去的法子?”


涂山苏苏认真地想了想,摊手:“我不知道啊。”


白月初心中抹泪划去了小蠢货的嫌疑。


婚前恐惧症大概是她的极限了。


6


鸟语花香,清风徐来,王少爷扇走鼻尖上状似合欢的苦情花,他成年后身姿颀长,若是摘掉眼镜,几乎和前世别无二致。


涂山三小姐和姑爷已经

私奔
失踪五天了。


老实说他们能撑这么久真是很不容易了,一气道盟和涂山双方势力撒网居然拿他们没办法。


被一棍子砸倒连王权剑意都没来得及弄出来的王少爷听着中气十足的女声问话时想:终于来了。


白月初对王富贵的不合作表示:一顿胖揍解决不了的事,再来一次●v●


“白、白白白月初!你给本少爷住手!!”王少爷死命护住脸,嘲笑他的心情全没了,“银月守卫要来了你还不滚?!”


比银月守卫更早出现的是一气道盟的人,领头人包括王富贵那个喜好治肿瘤以及咸蛋面具的爷爷。


白月初瞥见他们揍得更卖力了。


“小白道友,轻点儿!诶呦轻点儿!”面对置若不闻单手打退了几个年轻道人的白月初,老人身法诡异地飘上前救出孙子,闪躲时忽而上手在白月初·女脖子以下腰腹以上的部分摸了一把——当然没有成功。


白月初收起棍子。


老人乐呵呵:“我很擅长治肿瘤的白小友( •̀∀•́ )”


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这么说话不会被打?


白月初取出洋葱,在一群脸色骤变的人/妖注视下捅向自己的眼窝:“虚空之泪——”


下一瞬他反手抓住缠上手腕的浓密蛛丝,用力狠拽,喊着“快住手”赶来救王家爷孙俩的蜘蛛精反而被他制住。


而白月初的眼里,一滴泪也没有。


7


众所周知,王家少奶奶最大的爱好就是洗手作羹汤。


众所周知,蜘蛛精清瞳浑然不觉自己的黑暗料理是比软绵绵的蛛丝更有攻击性的毁灭性武器。


数百面前的王权富贵甘之如饴,数百年后的王富贵被逼吃久了也觉得还不错嘛,于是给清瞳制造了她的烹饪手艺不断进步的错觉,并且一错到底。


最近更是研究出新花样——这里指的是路人吃下她黑暗料理的后果,事实上护妻狂魔王少爷(虽然他本人不承认)因为吃了她的新黑暗料理在赴婚宴之前才从外表清冷的美人变回风流倜傥的模样。


和白月初相杀多年的王富贵封锁消息后通过暗箱操作将夫人的点心混进妖馨斋流水般的食品中,且成功送进了白月初的肚子,几乎和白月初形影不离的涂山苏苏一同中招。


因而有了这桩闹剧。


距离白月初胖揍王富贵又过了两天一夜,料理终于失去效力——恢复原样的准新郎准新娘被怕夜长梦多的妖怪们打包到苦情巨树前的喜堂拜天地。


8


许多年后,黑发碧眼的小狐妖趴在爸爸大腿上看相册。


“爸爸爸爸!王叔叔的脸为什么肿了?花花绿绿的,可怕!”


白月初微笑:“因为他打架输了。”


“是输给爸爸了吗?”得到肯定答复的小狐妖抱住白月初的脖子蹭了蹭,笑容天然:“我就知道爸爸最厉害!最喜欢爸爸了!”


小狐妖日常抒发完对父亲的崇拜后又翻起相册,不知怎么翻到了隐蔽的夹层,指着照片惊呼:“爸爸爸爸!这个大哥哥和妈妈好像!”


“还有这个姨姨和爸爸好像啊……”


白月初额角的青筋跳了跳。


这群无孔不入的记者(▼皿▼#)


泄露隐私,教坏儿童(▼ヘ▼#)


呵,他才不是被自家女儿的区别称谓气到了呢 ̄へ ̄


“道士哥哥❤吃饭啦^ω^”


所幸涂山苏苏端着的新出炉的香喷喷的料理迅速治愈了白月初内心的创伤。


说来也怪,尽管烹饪师承清瞳,涂山苏苏做出来的却是正常能入口的。


白月初思维发散着,余光注意到小女儿似乎掏出了张纸片,嘟囔了什么后又塞进胸前的兜兜里,随即扑进涂山苏苏的怀里,两妖低声说着什么,只能听清铃铛似的笑声。


而那张纸悠悠落到地上,花瓣随风落下,恰好印上红衣黑发的干练美人的眼角,背景是极其眼熟的某处密林,瘴气四溢。


捡起照片的白月初挑眉捏断了筷子。



评论

热度(46)

  1. 九四七_白云酥·沙眠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棒啊qwq